中共巴中市委宣传部 | 四川新闻网 主办

新闻热线:0827-5222111 | 投稿邮箱:bzwlcm@163.com | 合作热线:0827-528009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巴中  >  人物

追记南江县长赤中学教师廖远金:春天的背影

【时间:2017-05-12 09:59:22】【来源:四川新闻网】【编辑:刘波】

  清明时节,南江县下两镇黄坪村,廖远金老师坟前梨花零落满地,两个孩子跪在坟前,默默地注视着,无言有泪;父母佝偻着身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难以言说;长赤中学的30余名师生献花、默哀……

  “多期待,您会突然出现在教室后门,瞅瞅我们认真听课没有,把玩手机的同学叫出去批评一顿;多期待,您回来再为我们讲一堂课,我们一定不再走神;多期待,晚自习您出现在门口,守着我们做作业……”

  想见仪容空有影,欲闻教诲杳无声。当同事们、同学们忆起廖远金时,声音依旧哽咽,眼睛依旧湿润。

  3月25日清晨,南江县长赤中学廖远金老师在前往课堂途中突发心肌梗塞,倒在那条他走了8年的路上,年仅41岁。

  临终时,他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他把他的梦想和遗憾,把那一瘸一拐却又坚定的背影留在了这个春天。

  他倒在去课堂的路上,再也没有醒来。从未迟到的他,却永久迟到了,再也无法抵达熟悉的课堂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让人不能相信。

  3月26日早上8点,在长赤中学高二(7)班教室,年级组长的声音分外低沉:“同学们,廖老师昨天在来教室上课途中晕倒,永远离开了我们!”

  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学生们一下愣住了。但也在那一瞬间,几名女学生失声痛哭了起来。

  3月25日早晨6点,廖远金准时起床,妻儿还在熟睡。洗漱完毕,他轻轻关上门,下楼。6点50分,妻子马小梅接到电话,说廖老师昏迷了。当她匆匆下楼,看到已经昏迷的丈夫,急忙去掐丈夫的人中,可是没有任何反应。几位过路的学生和老师忙着拨打120。

  救护车呼啸离开,廖远金被送到医院抢救,然而,心电监测仪已经没有数据。

  7点10分,早自习的铃声响起,廖远金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教室。高二(7班)的同学们有些纳闷:“廖老师今天怎么了,到现在还没来?”

  不久,班长吴利听到老师突发疾病住院的消息,他和另一名同学请假,赶到医院时,却接到了廖老师病逝的噩耗。“没想到,昨日一别,竟是永别。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吴利哽咽。

  从宿舍楼到高二(7)班教室,只有不到500米距离。一般人只用5分钟,但廖远金左腿残疾,他要花十分钟。然而,在同学们的记忆中,廖老师一般都会提前赶到教室,从未迟到过;校长颜邦辉说,在他的记忆中,廖老师没有请假的记录。

  然而这一次,他却永久迟到了,再也无法抵达熟悉的课堂。

  校园内,香樟树迎风摇摆,喧哗亲切;蓝天下白云朵朵,悠游美好;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一切没有发生过,那是多么多么美好。

  他朴实仁厚、仁慈善教,学生视他为朋友、父亲;他平和友善、真诚待人,同事称他为“廖哥”,视他如兄长;他恪尽职守,从不撂挑子,被视为学校核心竞争力的“核武器”

  在学生们眼里,廖老师既是严师,也是慈父。他像一盏灯,照亮和温暖了学生的天空。

  按照学校规定,每周一,学生须自觉集体上交手机,总有学生想蒙混过去。但身为班主任的廖远金改变了方法,他提着口袋到每个学生面前,“逼”着大家交手机。“他就站在你面前,双眼盯着你。扛不过,只得乖乖交出来。”学生刘汉刚说,“以前不晓得老师的辛苦,现在懂了。”

  学生康清倩说:“廖老师上课很严肃,在班上的时候,我就没见他笑过。但那次在教室外面见到他,出于礼貌问好,没想到他竟然笑得那样慈祥、平易近人,甚至有点‘可爱’。”

  廖远金偶尔会跟学生们聊些掏心窝子的话。“我最不好的一点就是在课堂上很严肃,但课堂之外你们可以跟我交心做好朋友,只要你们愿意。”

  其实,在学生们心里,早就把他当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学生陈晓凡上高一的时候,懒惰散漫,上课睡觉,很少认真听课。第一次见到廖老师,陈晓凡认为他没气势,和心目中班主任的形象差之甚远。两年过去了,陈晓凡说:“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老师”。

  “廖老师曾经对我说,你不是不聪明,而是太懒,只要克服了这个毛病,就一定会像钻石一样发光。”“如果我变勤奋了,变努力了,您会不会回来?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夸奖我、称赞我?”陈晓凡充满了悔意。

  谆谆如父语,殷殷似友亲。哪个是留守儿童、哪个是单亲家庭,甚至每个学生睡哪张床,廖远金都记得清清楚楚。碰到学生早上去买零食,他会问“怎么不吃早饭呢?”甚至唠叨几句“多吃热饭,少吃零食。”

  “这个穿着朴素、寡言少语的男子很像我的父亲,比父母考虑得还多。”有学生深情地写道。

  高二(12)班张利君一度很厌烦、畏惧物理这门课,成绩一直不好。去年9月1日,当她第一次听了廖远金的课后,深深地被吸引了,“廖老师讲题方法多变化,激起了我的兴趣。我才发现,原来物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2011届毕业生付志说:“廖老师不是一个善谈的人,但他思维清晰,讲授灵活,分析耐心。他把每一个题的演算步骤都仔细地列在黑板上,有时一道题就占据了整张黑板,他的板书总是工工整整,一目了然。就如他人一样严谨,一丝不苟。”

  “下午的课,他会把门留着,他知道总有几个踩着铃声进来的学生,等他们都进来,才关上门。他用无声的方式给予我们无限的宽容。”学生袁珊珊回忆,“在批评我们的时候,他给我们留足了面子;考试考得好,他总会夸奖我们;考得不好,他会宽慰我们。”

  学生刘香回忆说:“有一次我上课打瞌睡,廖老师怕伤我面子,眼神只是淡淡扫过,课后才说我的过错,并让我自己多注意。以后再也听不到他那洪亮的声音了……”

  作为省内规模较大的农村中学,长赤中学教学质量一直保持较高水平,而廖远金则是学校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被同行和学生们称为长赤中学的“核武器”。

  “在长赤中学任教八年,廖远金一直担任高中重点班的班主任,曾经培养出南江县和巴中市高考第一名,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校长颜邦辉深感痛惜,“廖老师的离去,是长赤中学的一大损失。”

  作为学科教研组长,他是引领年轻教师的一面旗帜,撰写的多篇论文在省级刊物发表。“他就像一位兄长,热心指导、帮助我们青年教师,毫无保留地给我们传授教书育人的经验。”青年物理教师何杰、吴杰等深情地说,在他的帮助下,他们已成长为骨干教师。

  生活中,他团结同事,低调生活,与人交往平淡中充满真诚,质朴中透着幽默,大家常常亲切的称他“老廖”、“廖哥”。同事姜洪波说:“我们今年教高三,经常会改试卷,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就经常想到老廖,让他帮忙,他都会很爽快答应。”

  他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家人:没有给父母最好享受,没有给妻子最好的幸福,没有给孩子最好的环境。所以,他苛刻自己,用瘦弱的身躯担当起一家之主的责任,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

  见到廖老师妻子马小梅时,她呆坐在凳子上,提起廖远金脸上挂满泪水。

  2007年,廖远金和马小梅结婚,她说,父母认为他虽然没钱,但人品好,以后会对她好。“每次出去,都是先给娃娃买东西,然后给我买,从来不给自己买一分钱的东西。”2012年,他们分期买了住房,一家人才有了个像样的家。就是在这样的家中,仅有的相册摆在一角,里面最多的是两个孩子的照片,找了个遍,也没有廖老师像样的照片。马小梅坦言:没有一张全家福很遗憾。

  “他陪学生的时间远比陪娃娃多。”马小梅说,“他的工作很忙,每天早上6点出门,晚上11点才回家。以前教四个班的课,上学期减了一个班。他手机从不关机,有时正吃饭时,学生打来电话都会丢下饭碗耐心地说半天。丈夫走了,他肯定最挂念的是娃娃,日子再艰难,她都会抚养两个孩子成材。”

  “他太累了,家里的一切他都十分操心,孩子的学习,我们的健康。连春耕买种子的事情,他都一一记在心里。”在廖远金的母亲林群香的记忆里,廖远金孝顺、节俭、爱家。

  廖远金读小学的时候,父母每周给他一毛钱的零花钱。廖远金总是舍不得花,一毛一毛地攒起来,到了期末的时候全都给父母。“妈妈,你鞋子坏了,去买双鞋子吧;爸爸,您衣服破了几个洞了,该换新的了。”林群香说,“儿子总是想把什么都留给我们,特别懂事。”

  晚上放学回家后,廖远金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写作业、玩耍,而是帮父母割猪草、干农活。“他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们不允许他干,他总是抢着干。”林群香说。

  廖远金做完当天的活路,还帮父母准备好第二天的猪草。“他总是说,妈妈您太累了,我多做一些。”林群香说,“吃饭的时候,他把饭端到我们手里;洗漱的时候,给我们洗脸、洗脚……虽然他腿脚不便,但总是最勤快的那个人。”

  廖远金的哥哥和妹妹都是农民,常年在外务工,日子过得也很不容易,照顾年迈父母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肩上。虽然工作繁忙,总会利用周末回家看看,给父母带些鲜肉、衣物等日常用品;遇上农闲时节,他就把父母接到身边,让父母也享几天清福。两年前,母亲林群香在农村生病了,病得很严重,廖老师包了个面包车把林群香送到了市里最好的医院,支付了全部的医药费并亲自看护,他从不与兄妹计较谁付出的多与少,甚至他的兄妹有了困难,他也不遗余力地去帮助他们。

  “他一生想干一些大事。”林群香说。今年清明的时候要回来给父母盖房子;今年暑假要带父母去成都体检;明年春节要带父母去旅游……这些愿望都是廖远金眼里的大事。“他总是把我们挂在心里。”林群香说,“工作再忙,他也会每周给我们打一次电话,参加工作以来从未失信,而这次,他却失信了。”

  他身残志坚,不因命运的坎坷而悲观,把教书育人当成最高荣誉。立足三尺讲台,倾情教育事业,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一名人民教师的神圣使命

  廖远金曾有一段苦难的经历:幼时家庭贫困,因患病无条件医治,左腿落下残疾。但他不自卑,勤奋学习,1998年高考超出重本线几十分,却因身体原因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后来坦然接受命运安排就读师范院校。

  毕业后很多同学都想方设法进入了城市中学任教或改行进入其他行业、部门,作为优等生的他却自愿到农村中学任教。2001年9月聘入南江县正直中学工作,先后担任高2004届、2006届多个班的高中物理教学。2004年被评为南江县“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被评为南江县“优秀教师”。2008年8月调入长赤中学,一直担任高中班主任,2011年、2012年、2015年、2016年先后四次受到南江县委、县政府及主管部门表彰奖励。

  作为一名中共党员,科班出身的物理老师,走上讲台就是农村中学的台柱子。多年来,他都在高三教学一线,但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原因向学校谈条件,也没有因为课程多给学校摆摊子,更多是用自己的情怀走近学生,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的博大胸怀。“不争是廖老师最大的特点。”张范伟老师回忆说,“这么多年,廖老师从来没有主动要求学校加课时费、涨工资,或者是在评职称上给予优先考虑。”

  在课堂上,廖远金讲他的人生经历,而且从不讳言那段苦难和辛酸。“那是廖老师第一次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他的过去,他在大学时因身体原因被人歧视,曾经也埋怨过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也迷茫过。”学生何钊回忆,“后来他慢慢想明白了,他说想发自内心把我们教好,尽他最大的努力让我们掌握更多的知识,让我们走出大山,去感受外面世界的精彩。”

  别人看起来很简单的走路,对他来说很难,他走每一步都要用上浑身的力气。从宿舍楼到教室,一般人只用5分钟,他要走10多分钟。他总是提前“出发”,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挪”到教室,从不因自己身体原因耽误学生一节课。长赤中学推行的“激情两操”,要求班主任陪跑,他一次也没有落下。

  “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我高中数学教师,他总是看一遍题就能秒出答案,一个是大学物理教授,对专业很有研究。毕生的愿望就是要超越这两位老师。”廖老师给学生谈自己的愿望。有朋友问他,你这样不分白日黑夜地操劳,已经没有自己的时间,你不觉得苦吗?他说:“把工作当成事业来干,你不但不会痛苦,还会很快乐。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会带着这份幸福,在教学岗位上坚强走下去。”

  翻开廖远金的备课本,字迹刚劲、流畅,每一课后的教学反思栏上都有他的总结。从教以来,廖远金潜心研究教材、研究课堂,有效整合各种教育资源,将学生难学、厌学的物理课讲得深入浅出,和同事们共同编出了《长赤中学初高中物理衔接教材》《长赤中学物理教案》《长赤中学高三一轮复习教程》《长赤中学高三二轮复习教材》等校本教材。

  天道酬勤,辛勤的耕耘换回的是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青年学子进入高等学府深造、学习。其中,2011届学生李秦尤获南江县理科状元;2015届学生苏星宇获巴中市理科状元,物理单科104分,排名全市第二、全县第一。面对这些教学业绩,他常说:那是过去,更是集体智慧的成果。

  曾有人给他出主意,“你都是名师了,何不办个补习班呢?”还有人建议:“你可以向学生推销些教辅资料嘛!”但廖远金一笑而过:“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自力更生,靠劳动养活自己,这样心里才踏实。”

  从不因命运的坎坷而悲观,从不因生活的艰辛而抱怨,也从来不因工作的劳累而懈怠,他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奉献出了不平凡的一生。

  正如一名学生在悼词中写道:孜孜不倦,三尺讲台写尽半辈人生,椿树早凋遗爱千秋;默默无闻,一世深情尽撒万千桃李,回首伊人音容宛在。(巴中日报)

  原标题:春天的背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 社会
  • 人物
  • 旅游
  • 教育
  • 房产
巴中"网瘾少年"离家21天 找到时双脚溃烂险截肢

巴中一民房突发火灾 消防官兵紧急扑灭火势未造成人员伤亡

  • 大山深处走来的“伯伯” 照亮贫困学生人生
  • 巴中一小区业主楼顶违法搭建 城管依法拆除
  • 巴城一小区地下车库私建“医院” 城管依法将其拆除
  • 巴城摩托车、电动车可免费安装“行车卫士”
  • 平昌一辅警拾钱包快速联系失主 被送锦旗致谢
  • 巴中义工情人节义卖玫瑰筹款11000元帮助弱势群体
  • 记南江县东榆镇五星村“第一书记”何前政

    记巴中市人大代表、南江县下两镇东河村支书刘淑芳

    寻环最佳旅游休闲目的地活动启动

    寻找环渝最佳旅游休闲地活动获网友点赞

    巴中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获两项国家专利

    巴中市第十小学举行安全法制教育暨消防应急演练活动

    300余套房源用时4小时 巴中一楼盘用数据引爆楼市温度

    棠湖·十里书香书写城市历史 见证兴文新时代

    COPYRIGHT 2008-2016 WWW.CNBZXW.COM & BZ.NEWSSC.ORG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9013264号-3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00027
    建议使用IE8.0版本以上浏览器及1400*900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