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巴中市委宣传部 | 四川新闻网 主办

新闻热线:0827-5222111 | 投稿邮箱:bzwlcm@163.com | 合作热线:0827-528009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巴中  >  文体

山中雷雨夜

【时间:2018-12-02 14:25:00】【来源:巴中日报】【编辑:刘波】

  庞济韬

  黄昏时,天边堆满了黄色的云,看上去怪瘆人的。

  孩子的家在山上。人站在谷底向上望,难免要奇怪那么高那么险那么荒的地方怎会生出一座房子。房子瘦嶙嶙地悬在山崖上,看上去比孩子还孤单。孩子多病,瘦得只剩下两只大眼睛发亮。此时,母亲正在地里劳作,父亲一个多小时前去孩子姑姑家了,唯有孩子守着这座老房子。孩子一个人坐在石板上抛石子玩,心中纳闷,那云的颜色咋怪怪的。

  起了一阵风。它是自天落下,还是自谷中涌上,谁知道!反正来得突然,不大,但满山林木和屋后的竹子都有些躁动。想说什么呢,孩子没时间听。一会儿,一切都沉默了,空气中发酵着不安和惊恐。山那边隐隐传来雷声,一滴打前哨的雨落在孩子脸上。孩子抬头看天,天正肿着老高一张黑脸阴森森俯视着他。呀,要黑了!孩子闪进了屋,点上了小油灯,心中的寒意如泉水一样上涌。母亲怎还不回来?

  母亲回家时,雨已经下得很欢了。她的衣服湿漉漉地紧贴在背上,分不清是雨水多还是汗水多。母亲一回来就生火做饭,孩子围着她打转,竹木萧萧絮语。这一切和这山中曾经落过的千百场雨没什么区别。天完全黑了,孩子闩了门。蓦地,一道白亮亮的闪电划破夜空,屋里瞬间亮如白昼。孩子正待张口,却被一声炸雷震呆了。母亲说:“好大一……”没说完的话被接踵而至的炸雷声和孩子的尖叫声硬生生打断。只见孩子双手掩耳,簌簌发抖,她连忙将孩子拥入怀中。等她将孩子诓得平静了些,才注意到屋外已经掀翻了天。

  暴雨乱箭齐发,射向这山中的小屋。屋瓦喊得透不过气。暴雨却嫌不过瘾,很快将兵器换成了长鞭,呼啸着抽打屋瓦。在滚滚惊雷的催促下,大雨收回了长鞭,用棍子猛敲屋顶。后来,棍子也懒得用了,所有的雨汇成一片,抱成一团,如锤子一样疯狂砸向这茫茫万重山中的农家小屋。那雷已经出离了愤怒,炸裂了胸膛,一声紧过一声,一声响过一声,就算全世界的炸药在天上爆炸,也没有那么疯狂。那更像是比黄石火山还要大的一座座超级火山在天上次第爆发,只不过,它喷发的不是火山灰,而是滂沱大雨。狂风大作。小屋在风中颤抖得比孩子还厉害。屋后的竹子组成集团军,结成战阵奋力抵抗,仍难挡风的威力,不时有折断的竹子呻吟着倒在屋瓦上。到后来,竹子们的呐喊全成了凄厉的号叫。此起彼伏的闪电扭曲成夜空的狞笑。在笑的冷光下,小屋如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挣扎。

  屋顶千疮百孔。地面摆满了大盆小桶。突破防线的雨滴,在不同器皿中长歌短吟,已在提前庆祝胜利的到来。母亲开始还急急忙忙端盆提桶,甚至用上了海碗去拦截那些雨滴。后来见漏的地方实在太多,就放弃了努力。她打亮手电,想通过堂屋去察看其他屋,却怎么都推不开门。那风从堂屋木格窗户的小孔中、木板墙壁的缝隙里钻进来,死死顶住了门。好容易推开了门,那几间屋的地面已经变成了烂泥塘,屋顶漏得正凶。母亲毫无办法,只有叹息着退了回来。她重新将孩子搂在怀中,望着那惊恐不安的煤油灯火苗发呆。灶里的火早熄了,他们还没有吃饭呢!

  自暴雨来临,孩子就没离开过板凳。无论是母亲搂着他还是自己一人呆着,他都是缩成一团,如一只受伤的小雀。他一直紧紧捂住耳朵。他怕雷,怕得要命。这雷霆万钧的阵势,他之前从未见过。他痛恨自己的耳朵,自己那样用力地捂着它,它仍然灵敏地接收那雷声。他不住地祈祷这场雨快点过去,可时间也被雨浇透了,它耷拉着湿漉漉的翅膀,被困在漫天风雨中寸步难行。绝望的孩子想起了父亲,躲在母亲怀里的他大声问:“爸爸到了姑姑家没有?”母亲更紧地搂着他,点着头,喃喃地说:“他走得快,到了,到了……”

  雨落下的时候,孩子的父亲正走在刀背梁上。只要翻过这道梁,很快就到孩子姑姑家了。他看了看天色,想着要不要到独松树那户人家避避雨。片刻犹豫后,他选择了继续赶路。大雨滂沱而下时,他已经走得太远,没有了退路。他的手电被水浸灭,除了天上的电光煜煜,便是墨一样的浓黑。借着刹那间的电光,他深一脚浅一脚在山路上踉跄着。雨没法再大了,他觉得整个人被瀑布罩住了。这瀑布连天接地,无边无际,满耳是轰轰轰,到处是水水水。空气呢?这里连空气都难以立足!好几次,他都差点背过气。他不得不用手在鼻子上搭一座凉棚。这样,他更加不稳,摔跤的时候也更多。他不敢到树下避雨,因为怕雷。他只有咬牙前进。有一回,他跌进了路旁荆棘丛中。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疼。他趴在那里喘息着,忽然觉得:如果这时有人在远处给他一枪,子弹永远也近不得他的身,在路上就会被雨砸烂,被风吹飞,被夜色融化。他当代课教师的时候,和酷爱打猎的大舅子在莽林中打死过野猪。能打死猛兽的子弹,在这里也不过是泥巴弹。不过,这时候怎么想起了这些,他自己都奇怪。

  又一阵风吹过。他听见那风像厉鬼受伤一样的怪叫声,却感觉不到风的力度。因为那风从他身旁一闪而过,接着,山谷中传来惊心动魄的声音。他应声看去,正巧一个闪电,照见斜坡上一片林子从中间凹了下去,如同人的头发被剃头匠自上而下推了道槽。那溜树的上边被风齐刷刷斩断了。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他并不觉得有多害怕,反而想象那风如果刮起他,大概有风筝一样的飘飘荡荡的快感。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家,那边会不会也来这么一股邪门得不得了的风?不过,这担心稍纵即逝,他全部意念又集中在了赶路这件事上。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了一星人家的灯火,如同迷失的孩子见到了娘,他连滚带爬地摸过去了。

  大雨肆虐到半夜,累了。收场的雷声干巴巴地透着疲乏和困倦。屋檐水滴滴答答,仿佛是老天在为刚才的胡闹而难为情地流泪。孩子在母亲怀里睡熟了。床铺早已湿透,母亲只好抱着孩子靠墙而坐。母亲又累又困,却怎么也睡不着,看着摇摇晃晃的灯火,心里一阵阵地慌。不知什么时候,渐渐昏暗的灯抖了一下,合上了眼,暗处,传来一大一小的鼾声。

  天刚开亮口,父亲就赶回来了。说起昨晚的雨,三个人都兴奋得不得了。就算一年半载才能看到的一场院坝电影,也没有带给他们那么多的话题和回味。当父亲说起夜里滚进了荆棘丛,孩子乐得直拍手。吃罢早饭,母亲赶紧收拾房间,父亲去屋后竹林打扫残局,顺便给孩子做了个竹哨子。孩子含在嘴里,吹得呜呜价响,引得对面山上人家的狗儿汪汪叫。

  此时,朝阳已经照亮了千山万岭。

  原标题:山中雷雨夜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 社会
  • 人物
  • 旅游
  • 教育
  • 房产
南江县关田乡东坝村村民挖出大魔芋重达31斤

广州至达州农民工返乡专列即将启动

  • 巴中家长注意了!孩子上兴趣班也有最佳年龄表
  • 厉害!巴中9岁足球小子踢进省队
  • 小心冬天里的一把火!巴中消防为你支招如何预防火灾
  • 巴中4岁女孩摔一跤10天后仍未苏醒 摔后出现这种症状快送医
  • 巴中“双十一”快递高峰到来 日处理量高达25万件
  • 巴中一窨井爆炸致7名学生受伤
  • “国宝工匠”吴长江 美绘熊猫 亲善世界

    记通江县诺水河镇碗厂沟村第一书记王锋

    寻环最佳旅游休闲目的地活动启动

    寻找环渝最佳旅游休闲地活动获网友点赞

    省扶贫开发局机关党委书记张华林莅临小河职中调研培训工作

    平昌泥龙初中强化食堂卫生管理 守护师生“舌尖上的安全”

    周末来置信府,看中式实景样板间,抽500万现金购房豪礼!

    中式人文府邸 置信府东方生活体验馆盛大开园!

    COPYRIGHT 2008-2016 WWW.CNBZXW.COM & BZ.NEWSSC.ORG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9013264号-3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00027
    建议使用IE8.0版本以上浏览器及1400*900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